【BJD】問與答10【ALL】

※此為家中BJD們設定文XD,設定關係請看:【BJD】家中愉悅設定之腦洞大開XD
※為腦洞產物,禁止轉載喔
※有密碼,限制性開放





【BJD】問與答10 【ALL】

咪拿桑YOOOO,我來爆料了哈哈哈哈,一樣要腦殘無藥醫般的歡樂XDDDD



1. 各位喜歡的吃食?
三水染:「各種咖啡,大抵還有各類甜點,我並不挑。」
三水槿:「染親手煮的咖啡肯定是最愛不用說。(笑)」
三水虹:「奶茶!但一定要加鮮奶的,甜度看心情加,奶精的味道實在有夠奇怪,我只喝家裡自己泡的,外面的死都不喝,且要多冰塊若不冰我可不喝!,若是哥哥煮的咖啡我最喜歡拿鐵!」←超愛咬冰塊吃都不怕頭疼。
常磐鳶:「黑咖啡,論味道還是染煮得好。」
三水染:「以後要喝全部照單收費。」

※樓上的各位全部都在拍崩兄馬屁,只是拍的方式不同而已!※

宿墨熒:「……」忘了這傢伙不能說話,就全都由超囉嗦的底迪來代表發言。
三水虹:「好吧,我來幫他說,這傢伙只喝純茶類其他概不碰,且一定要無糖!」
扶月穆:「酒!」
三水槿:「少喝點吧你,又不是不知道你酒醉癖性有多差。」
扶月穆:「我酒量很好!」
三水槿:「哼,酒量好還不是醉了,比如那天……」
扶月穆:「你閉嘴!」準備動手動腳開打過去。
扶月桑:「要打架出去打,孩子都要被你們嚇到了!」

※槿和穆這對暴力CP組出去自行解決了,我們繼續訪談※

扶月桑:「我什麼都不挑喔,不過現在為了幫忙照顧孩子會稍微注意一下,避免孩子鬧著要吃。」
阿萌:「噠!」←恐龍語意思是:和主人一樣最愛甜點,尤其是星星糖!
朝露:「唔,爸比老是拿我藉口買甜食,明明被限制要少吃的……」(答非所問,順道兼抱怨)
三水染:「……小露乖,我們到後面玩。」
常磐鳶:「嗯?不是說好三天一次,你又超量了?」

※好吧這裡又有一對CP組要離開一下好好去談人生了※

霜絳:「嗚嗚嗚,Daddy、MuMu……」發現自家大人都不見了開始不安起來。
扶月桑:「不哭不哭,哥哥帶你去找媽咪喔!」
扶月穆:「親愛的桑,不是讓你別這麼叫我嗎,你活不耐煩了!」
扶月桑:「親愛的穆,你終於回來了,你家女兒哭著要找你,還不快點抱過去哄一下。」
霜絳:「Mu、媽咪,抱抱。」
扶月穆:「妳就這幾句中文學得特別好嗎……」無奈的接過霜霜抱在懷中。
三水槿:「霜霜乖~(笑)」



2. 各位討厭的吃食?

三水染:「說過我不挑的。」
三水槿:「我也不挑……唯獨綠色花椰菜,像花卻又是菜的讓人噁心。」(嫌惡臉)
三水虹:「我會說我討厭苦瓜嗎!該死的宿墨熒你往我碗裡放了什麼!」被宿墨熒一個眼刀還是乖乖閉嘴吞了。
宿墨熒:「……」坐在虹旁邊,自己碗裡的飯菜沒動反倒一直替虹添菜,倒也恩威並施會夾些他喜歡的東西。
常磐鳶:「從軍沒條件也沒資格挑食。」
扶月穆:「身為軍醫出身,為了飲食均衡只有我逼別人吃,沒人可以威迫我,槿你別以為我沒看到你把花椰菜挑了,下次直接攪成汁用打點滴的方式幫你補充好了。」
三水槿:「我明明記得你不管營養科好嗎!」
扶月穆:「不好意思,現在人手嚴重缺乏,我還兼職大腸直腸外科呢。」(冷笑)
扶月桑:「親愛的穆,你就是因為妖言惑眾才會被尊稱太醫。」
扶月穆:「哼,我還挺喜歡這稱呼,誰讓我醫術高強,那群兔崽子還不是得要死不活拜天拜地的來求我。」
※再不停止,穆太醫又要開始想當年英姿風範說得沒完了※
扶月桑:「對不起我家義兄就是和槿哥習慣鬥嘴了,說到討厭的食物其實我比較不喜歡泡在牛奶裡糊掉的麥片,糊狀的東西我都不喜歡啊。」
阿萌:「唔~噠噠!」←恐龍語意思是:除了甜食外的東西一切都討厭噠!
朝露:「人家要快快長大才能照顧爸比,所以絕不挑食的!」
常磐鳶:「………我會快點把妳嫁出去。」
三水染:「………你和小孩子較真什麼。」
霜絳:「I like Milk~and Oatmeal!」
扶月桑:「哎呀,剛好我不喜歡的都是霜霜愛的,這讓我看著這些東西情何以堪呢。」無奈笑著並且摸摸霜霜的頭。
霜絳:「唔~幫幫你Eat!」



3. 底迪對霜霜跟露露的反應?
三水虹:「哥哥哥哥哥哥!————你什麼時候生出個小孩啦,為什麼我都不知道,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,啊噗———」
被三水槿受不了他的聒噪直接一個過肩摔,通常這時候宿墨熒絕對只會袖手旁觀,樂得有人出手教訓一下這個戀兄情節到讓自己看不下去的小鬼。
不過最多也只是皮肉傷,不妨事的。
三水染:「哥哥叫一次就好,你看看又自討苦吃了,就說別老是惹你槿哥生氣。」
三水虹:「太過分了!槿你這混蛋我和你勢不兩立!還有宿墨熒你站那幹什麼,還不快點拉我一把,你站哪邊的啊,就任由槿這樣揍我,啊痛痛痛小力些啊你看看都破皮了,都是你害的啦!」
三水槿:「………真多虧宿墨忍受得了,這款的也啃得下去。」
三水染:「一物剋一物。」



4. 誰喜歡裸體圍裙?
幾位攻的反應是這樣的:
三水槿:「誰敢讓太醫穿,誰就準備被弄成神經病了!」
常磐鳶:「呵呵……」連想都不敢想呢。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
三水虹:「有什麼好丟人的,那是情趣好不好,你說對吧,宿墨熒。」
三水槿:「What The F——」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我可一點都不想被羨慕好嗎………



5. 約會選擇地?
常磐鳶:「通常都是約染的家,一切讓他決定,他開心就好。」
三水染:「我討厭吵雜的地方。」
三水槿:「以前還在軍隊時大概是醫務室,現在倒是去接他下班回家的路程。」
扶月穆:「哪裡都一樣吧!」
三水虹:「哥哥的店裡,或者到處跑好像沒有一個固定地方,宿墨熒那傢伙要不主動拉他出門,根本一直宅家裡生香菇好不好,真不知道他以前一個人是怎麼活過來,沒死都是奇蹟。」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斂下眼睫,雖然虹的嘴很毒但滿懷關心之意,他倒是不介意隨虹折騰。



6. 有人討厭吃茄子嗎?
扶月桑:「默默舉手……大概只有我討厭了,軟軟的口感我真的接受不能QAQ。」
扶月穆:「可憐的桑,需不需要哥哥幫你治治?」
扶月桑:「別!給你一治連命都沒有了!」



7. 有無睡眠障礙問題?
三水虹:「說到這,宿墨熒不是讓你別晚上坐沙發,就算睡不著也給我躺床,害得我都睡不著了!」
扶月穆:「精神曾經創傷過又失憶,腦袋一片空白無記憶但仍無法避免多想,聽下來這症頭又一點都沒有改善……宿墨熒先生您該不會又沒吃藥也不聽我的囑咐吧?」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拍拍虹的頭,一點反省的態度都沒有。
扶月穆:「嘖,隨便你了,既不配合我也不想管了。」
三水虹:「你忍心讓我一早頂著黑眼圈嗎宿墨熒!再這樣我就離家出走了!」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皺眉,只好配合一下了。
扶月穆:「看來愛情力量真偉大,呵呵。」(冷笑)



8. 什麼形式的早晨問候語或互動?
三水染:「早。」
常磐鳶:「早安,染。」輕輕擁抱。
朝露:「爸比~~~早安安!」
三水槿:「穆是輪班的我和他幾乎常錯過,阿,現在是要說晚安。」
扶月穆:「……你還沒睡啊?」
三水槿:「等你回來囉。」
霜絳:「媽咪~Daddy~抱抱!」擠中間睡。
三水虹:「再、再讓我睡個十分鐘………」習慣性找尋可以抱的東西。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將手臂伸了過去讓虹抱住,真的就陪虹多賴床了十分鐘,也不考慮上學會不會遲到這件事。
扶月桑:「大家早安~~」永遠都是精神奕奕。
阿萌:「唔唔唔~~~~~」翻身捲成球繼續睡。



9. 看到桑桑大師的野獸派畫風時,各位的反應?
三水染:「可以放我店裡。」
常磐鳶:「抱歉,我不懂藝術。」
三水槿:「我好像在穆那看過……」
扶月穆:「桑的畫作特別好用,尤其是拿來測試看診的病人是不是真的精神病,不是的話就轟出去。」
三水虹:「我比較喜歡抽象畫。」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在他眼中有時候畫裡會有奇怪的東西,所以不太喜歡,但也不會表現出來。
扶月桑:「你們這群沒有文學素質的土包子全一邊涼快去!」
朝露:「桑桑哥哥好厲害,下次要教我們畫什麼?」
霜絳:「畫畫、畫畫。」
阿萌:「噠噠!」
扶月桑:「還是三個小的可愛多了。」



10. 各位住所,以及同居狀況?
三水染:「一樓是店面,樓上是住家。」
常磐鳶:「和染住一起,也是堅持很久用家事抵才讓染答應的………」
三水槿:「直接住穆那,離他上班地方近又離染那不遠,沒有再更好得了!」
扶月穆:「記得可燃和不可燃垃圾要按時丟!」
三水虹:「自從被宿墨熒救了一命後就一直住他那了,反正他家大的跟什麼一樣,樓層又高都不怕地震了該往哪跑,所以更無法放心他一個人,我不在他會死掉的!」
宿墨熒:「………」
朝露:「和爸比一起!」
霜絳:「Me too!」
阿萌:「喲噠噠!」←恐龍語意思是:有專用小睡床。
扶月桑:「畫室兼住家喔。」



11. 桑桑的畫作都是誰買走的?一幅賣多少?
扶月桑:「我不強求,大致上會固定舉辦展覽,以現場拍賣為主喔!」
扶月穆:「桑的畫作早紅透半邊天了,每次拍賣價格都相當可怕,他曾經有一幅超過200公分寬的油彩開價到100萬呢。」
扶月桑:「那你還不珍惜,拿我的畫作去當測試病人使用也太過分!」
扶月穆:「物盡其用啊~~~順道幫你打廣告。」
扶月桑:「………聽你歪理一堆,你的病人裡有我的粉絲,我可不敢恭維。」


留言

秘密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