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BJD】陷阱(上集)14【槿穆】

※此為家中BJD們設定文XD,設定關係請看:【BJD】家中愉悅設定之腦洞大開XD
※為腦洞產物,禁止轉載喔
※有密碼,限制性開放

【可以公開的情報】
1. 同胞弟兄情超級棒棒der
2. 說明哥哥為何視力不好的原因
3. 默默終於有台詞YOOOOO
4. 公開說明槿穆CP組誰先告白







陷阱(上) 14【槿穆】

一個營救人質的任務,危險等級C,從最高等級的S往下依次A到E,C大概位於不上不下的中間等級,以三水槿為首的五人小隊,連同宿墨熒一起是第五軍區執行力和生存率最高的小隊。

一早開始眼皮便跳動的不停,三水槿還藉此理由跑到醫務室騷擾扶月穆,扶月穆本欲遞申請單跟隨,卻被三水槿打了回去,不打算再讓扶月穆妄為,不曉得為何,他心中有著一絲不平靜,這個任務在他看來絕沒那麼簡單,這也是為何他要親自前往的原因。

扶月穆只好在這段時間裡幫忙準備了些藥物和抗生素等藥劑,供他們不時之需,也盡身為軍醫最大的職責。

「等我回來。」

扶月穆背對著聽到三水槿說了這麼句話,只是他手邊忙碌整理著藥品便隨意地敷衍了聲,並沒有特別放在心裡。

這時候兩人之間的情愫並還未完全說開,好像是賭著最後一口氣似的,沒有人願意當那個告白的人,對扶月穆來說裝作不知情還比較輕鬆,不然他還真的不知道之後該怎麼相處。

三水槿靜靜的坐在一旁,難得沒鬧扶月穆,只是看著他忙碌的背影。

直到宿墨熒出現,然後扶月穆將準備好的急救藥包遞給三水槿,一一說明功效和用處,不過這種事通常都是讓宿墨熒負責的,三水槿順手把藥包塞進宿墨熒手中,扶月穆無奈只好轉而向宿墨熒說明。

之後出醫務室,宿墨熒一個人抱著幾乎有上半身大的急救藥包,嚴肅不苟言笑的跟隨在三水槿後面,三水槿忍著笑意一點也沒有同胞愛完全沒幫忙。

不過這麼一大包真要帶上戰場第一個死的絕對是自己,他是知道扶月穆擔心的心情,所以當下並沒有拒絕,而是承了那份情。

花了半天時間和宿墨熒整理了幾種藥物隨身攜帶,並再一一分批資源發給組員。

在出發前他並未特別和扶月穆告別,畢竟時間已深夜也不好再叨擾。

一路上由宿墨熒開著越野車,在距離地點不遠處的叢林處便改為步行潛入,這次的任務最主要的是營救,接到任務那刻,長官千交代萬交代一定要營救回人質,他曾開口詢問原因卻只得來模糊不清的幾句話。

甚至連要救的人的身分都被隱瞞了下來。

太多的不對勁讓他第一次對自己的長官產生了懷疑之心,這是軍紀教育下絕不能有的心態。

他是第五區的最高指揮官,他有最大的責任要確保每一個人的安危,無法拒絕的任務,他打從心裡決定若有任何差錯,就算是任務失敗也要想辦法讓眾人全身而退,也是因為太多不確定因素,這才謹慎的由自己帶隊出發。

宿墨熒負責最前方的探查和突襲,他的身手是軍中頂尖,也相當謹慎而行,三水槿對他有最大的信任,也因為如此他們的小隊才能在各艱困任務中存活下來。

三水槿找到最佳的隱蔽位置,俐落地架起狙擊槍,除了於至高點保護自己的弟兄外,他最大的任務是清理隱藏的殺機。

這個地方太多貨櫃和死角,完全不知道一個轉彎會遇到什麼,甚至從他們突入後敵方就安靜地一點聲響都沒有,敵在暗的情況讓任務的進行更加困難。

這個任務是C級,他壓根不相信,三水槿已經清楚知道這絕對是個幌子,利用無線電通知所有人警戒,並特別和宿墨熒交代了些重要事項,便全神貫注的開始觀察整個地形和所有人的動向。

這個任務如何他已然不想管,他必須確保撤退的路線以防萬一。

突然一聲爆炸,耳邊無線電傳來其中一人的聲音,但因為伴隨著爆炸聽不清內容。

「撤!——」

宿墨熒最先反應過來,在無線電中大吼了聲讓大家趕快撤退。

該死!——這是個陷阱!

而且還是個企圖讓所有人全軍覆沒的陷阱!

就在宿墨熒出聲的同時,三水槿透過狙擊鏡看到了幾個亮點朝他所在地扔來,他翻滾著身側向一邊,便見數道白光壟罩,一瞬間眼睛疼地睜不開眼。

三水槿放棄了狙擊槍改拿起突擊步槍,離開了至高點回到地面,雙眼被強光侵蝕的疼痛更加逼迫自己需要更冷靜,透過無線電下達命令並快速的說明撤退路線,沒有讓眾人知道他現在的狀況,只希望他們全都能安然而退。

「原處,等我。」

在無線電中宿墨熒如平常冷漠的聲調響起,卻是違背了三水槿的命令。

三水槿卻也習慣了,在戰場上還有如宿墨熒這樣隊友是他的幸運。

鐵製的貨櫃讓爆炸後的熱度提升了不少,最一剛開始呼喊的弟兄大概已殞落,三水槿自己都自身難保,更何談回收弟兄的屍體。

這個任務根本沒有所謂的人質,他猜想著作為他們敵人的八成也是接到對等的任務,可能還是殲滅任務,熟悉的作戰方式,他早該想到這是一場諜對諜,而他們甚至是對方人馬全都是這場遊戲下的犧牲者。

嗤,或許他那位長官壓根沒想到自己會親自出馬,第五軍區最菁英的小隊全死在這任務中,肯定會成為最大的笑話。

漫天的火光襯托著三水槿蒼白的臉色,待宿墨熒找到三水槿就覺得不妙。

「還真是勞煩你前來搭救,其他人呢?」

「皆確保無慮,敵方也已全Clear。」

「果然還是你最可靠了呢。」

「別說話了。」宿墨熒皺著眉撐起三水槿。

「抱歉,現在我的眼睛疼得要死,實在沒辦法的話就丟下我吧。」

宿墨熒不語,他早就注意到三水槿緊閉的雙眼之下留著一絲未乾涸的血痕,他將三水槿打趣卻又殘酷的話語當成耳邊風,但他也知道按照目前的火勢想要逃離更加困難,於是決定先帶著三水槿去相對安全的地方安置。

「存放貨櫃的地方理當有防災系統,我去找找。」

「可能被關掉,又或許被破壞掉了。」

「我知道,但我寧願相信它是被關掉,槿你不要再烏鴉嘴。」

「好吧,宿墨真是開不起玩笑。」

三水槿倚著牆壁說著玩笑話,但從有些繁亂的吐息能知道他並沒有表面看起來那般輕鬆。

「……活著回來,這是命令。」

「恩。」

三水槿聽著宿墨熒的腳步聲漸遠,他其實是希望宿墨熒丟下他離開,但心中又矛盾著如果宿墨熒真的丟下他,他絕對會恨死他。

原來面臨生死關頭他還是害怕的,真是想揚聲大笑,可惜他真的沒氣力了。

如果……能活下來,他還有埋在心裡的一些話沒說。

到時候,你會聽我說嗎……

「……穆………」

一個字、一個人名,化為氣音融入燃燒氣爆聲中,幾乎聽不清楚。




留言

秘密留言